随意丢东西的杂货间(๑•ี_เ•ี๑)电八梦舞天骄喵萝锦倩 基三情缘炮哥唐鹊 嘻嘻 自娱自乐慎戳入

【黄少天X你】许我三个心愿

 

「要你满足我的心愿。」

 

「啊对,还要你,满足我」

 

————

 ●给情缘缘 @唐贰玖 的爱的产粮,放上来存个档。啊,感谢这位黄少天太太疯狂的鞭策,才有了这篇粮。爱你喔(每天呼吸着爱你的空气.jpg)。

 ●骑士x公主老梗(伪)

 ●ooc有,狗血有,瞎写也有。玛丽苏不知道有没有但是尽量没有。

 ● 大概语言混乱思维不清。

 ●毕竟原本是手写,又从手机到电脑。所以排版和捉虫我尽力了……

 ●给情缘缘的粮我就不打tag啦。所以有缘者见咯。

————  

 

—1.—

 

 要么都说卫兵是吃干饭的。

 

 没看好在森林里玩耍的公主在先,现在也只能是顶着国王的怒火在森林里没头苍蝇似的疯狂寻找。天也似乎快要黑了。

 

 你在心里抱怨卫兵,表面上大气不敢出一下。你抓紧手中的树枝,又把自己往树后面缩了一些。祈祷着那头黑熊能赶快离开。

 

 突然身边的灌木丛似乎是响了一下。你心里一窒,猛然回过头就举起自己手里的粗树枝狠狠朝从灌木中冒出的东西打下去。

 

 「等等等等别打别打!」

 

 你还没看清是什么东西,就先听到了清脆的少年音。然后你手里的树枝就被他迅速地牢牢抓住了。

 

 「哇听到那边卫兵在找公主还以为是闹着玩的呢,过来看看没想到真让我找到个小姑娘。你就是公主咯?诶那些卫兵够垃圾的啊看个小女孩都能看丢,国王留着他们做什么的?」

 

 你有些呆愣地看着突然冒出的少年,手里还紧紧抓着树枝,接着打也不是,收回来也不是。他握着那根树枝的另一端,手一转把树枝连着你的手别到一边去,自顾自地说着。

 

 「话说你下手还真是够狠的啊?你真的是公主吗?是不是背着国王偷偷练剑啊?这一下打得还挺准,要不是我反应迅速……诶我说你别抓这树枝抓抓那么紧啊?这么粗糙的树枝你抓起来不疼吗?」

 

 他话语不停,抬起手就伸向你的手,把树枝从还在放空的你的手上取下来,往旁边灌木丛一扔。树条打在灌木上发出嚓嚓声。

 

 「!」你突然想起你还在躲树后面那只大黑熊。

 

 你猛然蹲起坐着的身子去捂面前扔在说话的人的嘴,却因为动作突然被自己早就皱成一团的裙角绊了一下,把他也跟着压坐到了地上。

 

 「嘘!!」你瞪着眼警告他。

 

 他眨巴了一下眼睛。

 

 但似乎还是晚了。你听到背后传来低吼声,和黑熊靠近时地面传来的震动。

 

 你紧张得心都快跳出来了,可眼看面前这位少年表情毫无变化的样子。真淡定。

 

 或许他只是不知道情况。你有些绝望地想。

 

 他又眨了一下眼睛,看你有些痛苦地闭上眼的表情,抬手拉下你捂住他半边脸的手,然后朝侧面伸出头看了看你身后。

 

 他应该看到那只熊了。你面无表情地想。熊也应该看到他了。

 

 突然,出乎你意料的,少年笑了,露出颗小小的虎牙。

 

 「哇,真是个大家伙!」他笑着站起身,扶了一下因为他突然起身而往前倾的你,然后手搭在别在左腰处的铁剑剑柄上,猛地抽出剑来。

 

 「你的毛皮看着不错嘛,介意给我吗?」

 

 「虽然你说介意我也不会听就是啦!」

 

 他手执铁剑就冲了上去。

 

 你呆坐在原地,手紧紧攥着裙子撑在地上。少年速度很快,步伐灵活,在黑熊还没做出动作前就斩了上去。被划开手臂的黑熊哀嚎了一声,声音震得你捂住耳朵往后缩了缩身子。他在吸引了黑熊的注意后就往你相反的方向跑开了一段距离,在黑熊追过来后,他毫不留情地开始了攻击。

 

 树有点挡了你的视线,你并不能看到打斗的场景,只能看到飞溅出来的血花的一些皮毛,还有听见熊的哀叫,以及他漾着欢快的话语声。

 

 「哼哼,不堪一击。」

 

 随着砰一声,黑熊的哀嚎没有了。你听见树后的少年说。

 

 你刚想伸出头去看看情况,正好撞上他的脑袋从树后面伸出来,你缩了下脖子。

 

 「怎么样…?」你开口问他情况,虽然心下也明了了。

 

 「搞定了啦!」回应你的是他一个大大的笑,「你要看一下吗?啊虽然我觉得公主好像不应该看这些东西?你想看我也不阻止你就是啦。」

 

 你听着他说话的空探头瞄了两眼,看见黑熊鲜血直流的倒在地上,不住地喘着粗气。你就看了一眼的功夫就缩回了脑袋。

 

 「嗯还没死透啦要是放着不管的话它自己也能好起来。」少年说「所以你要不要下个命令啥的,让我放了这只熊不要扒它皮之类的?!虽然看起来它刚刚是要吃你来着喔,不过我觉得公主不应该都是心地善良这种设定?」

 

 你尚处在震惊中的脑子还没有开始工作,就被他一连串的话冲得更是半天回不过神来。

 

 「呃……你自己打的,猎物?你自己爱怎么处理怎么处理好了…」你一顿一顿地说。

 

 他愣了一下,哈哈笑了起来。

 

 「我先送你回去吧,这些东西在女孩子面前弄不太好的吧?」

 

 说着他朝你伸出手。

 

 你将手递给他,他稍稍用力让你借力站起来。

 

 然后他带你往另一边走去。「走吧走吧,刚刚我觉得弄的动静挺大的,你的卫兵也应该往这边过来啦,应该不用往前走多远。你还走不走得动啊?」

 

 努力从少年的一堆话中挑出他对你的询问,你点点头算是回答。

 

 少年看你还有些踉跄的步子,出声安慰你「别怕啦,我很强的!」

 

 没有害怕,只是有点脚麻。你听着他的安慰又点点头。

 

 「哼哼,我以后可是要成为剑客中的第一人的!刚刚你也看到了,是不是超厉害?」

 

 少年看你点头似乎是认同了他很强的样子,又笑着说开了。

 

 你抬头看了看侧前方的少年挥着他的铁剑说笑的样子。

 

 想到似乎是从见到他的第一眼,这个清脆的少年音就没停过。喔除了被你捂着嘴的时候。

 

 「你真厉害。」 你揉揉耳朵,真心诚意地十分感叹地跟他说道。 

 

 

 

—2.—

 

那个少年送你找到了卫兵,又被邀回了城堡。

 

 「勇敢的少年,万分感谢你保护了我的宝贝。你有什么想要的?金银珠宝,都能赏给你。」国王怀里抱着你,对站在面前的少年感激地说。

 

 你内心吐槽了一下你的父亲还真是不嫌弃你沾满泥土的衣裙,从他怀中退了出来。

 

 「唔…要什么呢,钱好像还行,粮食和牲口也不亏」

 

 你看少年一边思考一边喃喃的样子笑出了声。

 

 「这么纠结啊?」你笑着问他。

 

 「那不是,救了公主诶,这种机会错过了就很难再有了吧?不把握住什么的话我感觉太对不起我自己啦!……诶…」他说着说着,突然停了下来,像是想到了什么,然后眼睛亮亮的看着你。

 

 

 「要不,你满足我三个心愿好了。」他说。

 

 

 「噗」你笑「阿拉丁神灯啊你当我是。」

 

 你看他点头,有些凌乱的发丝随着脑袋晃动,然后微笑着就应下了。

 

 「行啊。」

 

 「不行!」你话音刚落国王阻止的声音就响起了。你们转头去看他。

 

 国王皱着眉,表情严肃「要是你借此来提什么过分的要求怎么办?」

 

 你叹气「本来就是救的我,要我自己报恩很正常的吧?再说…」

 

 「国王放心好了,不会提过分的要求的。」

 

 少年突然出声,打断你还没说完的话,然后看着国王,语气坚定地说。

 

 「只会是小小的心愿而已。我提出来,要是她不愿意也没关系,那就换一个。」

 

 「我真正想要的东西,我会自己去得到的。」

 

 他说完也没人再讲话,空气里都是安静。你看着他,只见他眼神坚决。国王沉吟了好长一段时间,最终还是点头应了,随你们去了。

 

 得到同意的答复,少年重新笑了起来,然后接着对你说。

 

 「那就先满足我第一个心愿啦?我想吃东西!蓝莓蛋糕蜂蜜牛奶……」他吧啦出一堆东西,突然一顿「这个行么?」

 

 「当然行。」你应了下来。

 

 在桌上吃着东西的时候,他喝了口牛奶,突然又开口问你。

 

 「我吃了你给的食物,那不如交个朋友呗就!怎么样怎么样?」

 

 

 在多年后你们闲聊时提起这件事,你不住感慨他竟然从那时候开始就那么有心计了。「话说你为什么不说你的心愿是要交朋友?」你问他。

 

他耸肩说「但是那时候提出要跟公主做朋友这种心愿会不会有点过嘛?不过吃的就不同啦,民以食为天嘛,和给自己吃的东西的人交朋友就很正常吧。」你还没吐槽他这是什么歪理,又听他微笑着说「再说了,我不是说过嘛。」

 

 「我真正想要的东西,不用依靠心愿啊,我会靠自己得到。」

 

 

 不过当时你并没有想得那么多,只是愉快的答应下了。

 

 「嗯嗯!」少年很满意你的答复「很好!」

 

 

 「我叫黄少天!」

 

 他的声音像清晨的小鸟,清脆明亮。

 

 黄少天露出他可爱的小虎牙,冲你笑得像暖融融的太阳一样。 

 

 

 

—3.—

 

 时间一天天就过去了。似乎在你认识了黄少天之后,每天都过得十分热闹。

 

 你就像是每两天被黄少天拉去看他练剑一样。大概卫兵真的是吃干饭的,或许是知道黄少天所以不拦他,也或许是根本拦不住黄少天。

 

 反正你们整天就这么过着。他拉你看他练剑,你时不时给他带些糕点。

 

 你倒也乐得跟他待一起,听他讲各种各样的事情来消磨闲暇的时光。

 

 直到你十七岁那年。

 

 给准备十八岁的公主,选一位守护骑士,也算是天大的事了。

 

 「守护骑士,做什么的?」黄少天眨着眼睛问你「守卫安全照顾一日三餐?」

 

 「啊不,一日三餐什么的…」你摇头「应该只是护卫安全吧?待在我身边之类的。…」

 

 你最后一句话声音渐小,声调渐渐就没有了。你心里突然有些烦闷。毕竟十六七的女孩子,情窦初开的年纪,对亲近的关系有着朦胧的期待和微小的惶恐。

 

 「待在你身边啊……」黄少天听到了你的话,手指支着下巴喃喃道。

 

 你听他喃着,心里一下子十分慌张。或许是因为害怕最后选出来的人不能与自己好相处吧。你给自己找了个理由。

 

 也或许是你内心早就有了想要待在一起的人选,只是不愿直面罢了。因为少女的羞涩和对直面了这个情况后未来的担忧。

 

 「你的守护骑士啊…怎么听都是我啊。」

 

 在你还在思绪里翻滚的时候,突然听到他理所当然地说。

 

 你有些惊措地抬头看他,他见你抬头,冲你笑了笑。

 

 「不是吗?不仅可以守护你的安全,我还知道你喜欢吃什么,知道你的作息时间,可以叫你起床,督促你睡觉……」黄少天掰着手指头一个劲的说。

 

 你的心又开始跳得有点快了。但这次却不是因为惶恐。

 

 「等等等等黄少天……」你捂了捂脸轻声喊他「但是来进行选拔的都是些很厉害的人,挺危险的其实……」然后你的话就被打断了。

 

 「但是我最强。你相信我是最强的,不是吗?」

 

 「只要你相信,我就是最强的。」

 

 你被黄少天揉着脑袋按低了头,没能发现他有些红了的耳根。

 

 结果?当然是黄少天势不可挡。

 

 当黄少天一剑挑飞最后一名对手的兵刃时,迎着满场沸腾的欢呼声,他对着站在高处的你挽了个剑花,笑了起来。

 

 逆着光你只觉得有些刺眼。你回应他的笑,扬起手挥了挥。 

 

 

 

—4.—

 

 「起床啦!再不起床就把你的奶油蛋糕梅子面包草莓夹心千层酥蜂蜜牛奶全部吃掉!」

 

 尽管已经说过守护骑士真不用管三餐,但你的日常起居还是自那天后被黄少天一手揽过了。虽然你也乐得跟他待在一起就是了。

 

 黄少天甚至还会给你穿的衣服出主意。骑士给公主挑裙子是个什么情况。

 

 不过黄少天的审美还是可以的啦。你忍着笑,穿上他说好看的蓝色裙子。

 

 黄少天还是每天精益求精地磨炼自己的剑术。自那天以来,他就被人们那样称呼着,那现在似乎名气也越来越大了。

 

 「剑圣」。人们是这样称呼他的。

 

 你每每听到别人这样议论他或自他口中说出这样的自称,总是会忍不住翘了嘴角。但不知道为什么,喜悦和为他感到骄傲的心里总有些小小的不安。

 

 你不知道这份莫名的不安来自何处。索性不去理它。

 

 直到有一天,黄少天一剑将骑士长挑下马,并将剑刺入骑士长颈旁的泥土中时,你的笑容僵在了脸上。听着旁边的骑士们惊讶万分后的大声喝彩,你突然明白自己这份不安从哪里来了。

 

 黄少天太强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个总喜欢在你耳边说个不停,笑容灿烂的男孩子,逐渐成长为了现在这个能一剑挑翻骑士长的「剑圣」。

 

 你丝毫不怀疑黄少天会变得更强。

 

 而强者,往往不会在一个地方停留。 

 

 

 

—5.—

 

 黄少天站在原地,没有回话。

 

 你静静地站在国王旁边,而国王刚刚向黄少天表达了,希望他能担任骑士长这个职位的期望。

 

 从那次黄少天与骑士长的切磋你就该想到会有这么一天的。但当真的到了这一天之后,你先前所有做的思想准备,那些给自己的安慰,似乎都没用了。

 

 骑士长这个称谓听起来很棒,也是城里孩子们和男性女性都崇拜敬仰的对象。但你更清楚骑士长在除去这些表面的光华后剩下的是什么。

 

 骑士长会时不时出征去平定城外边疆的反乱,需要处理各种繁复的公文,要监督或指导骑士们的日常演练。每天踏着忙碌的步子,将自己的忠心与生命献给王国。

 

 你不想要黄少天这样。

 

 你不希望他总是面对危险,总是操劳到深夜。

 

 你不希望他忙到没有时间陪你,不再待在你身边跟你讲个不停。

 

 你不希望他将自己的忠心和生命全部献给王国,在保卫王国的战役中牺牲自己。

 

 你只希望他能安安全全的,能给你讲各种人和事,能将忠心献给你。

 

 你只希望黄少天只属于你。

 

 但你不能说。

 

 你忐忑不安又情绪低落的低着头定定站着,害怕却又忍不住有点期待他的回答。

 

 其实黄少天只安静了两三秒的时间罢了,你却感觉过了很久。

 

 「谢谢您的赏识国王陛下,很高兴您能认同我已经媲美骑士长的实力。不过话说其实我的实力在我看来已经超过骑士长啦有没有什么比骑士长更厉害的职务给我担啊?如果没有的话就算了,如果有的话,」

 

 「我也不当。」黄少天回答说。

 

 「我还是当个小小的守护骑士就够了。」

 

 你猛地抬头,看见黄少天正挂着笑看着你。

 

 说这么多做什么直截了当的拒绝不就好了吗!

 

 被自己的思想揉捏得乱七八糟的心情一下子放松了之后,你一下子不知道是想哭还是想笑。

 

 黄少天既然都这么说了,国王也不好强求什么,反正实力摆在那里,作守护骑士保卫公主也不亏。只是可惜对外少了名精英大将罢。

 

 

 

 「怎么样怎么样?有没有超感动的?我可是为了你放弃了众人可望不可及的位置诶。我跟你说我很早之前就想好了,国王问我的时候,我就说……」

 

 「黄少天,」你打断他「你…会后悔吗…?」

 

 「后悔的话去跟国王讲一声不就好了?他肯定让我回去当啊他巴不得呢。」

 

 黄少天眨了一下眼睛。

 

 你突然不想跟他讲话了。

 

 「哇你干嘛突然打我…?!好嘛好嘛我错了我错了我绝对不后悔这是我黄少天做过最不后悔的事我以剑圣的名义发誓要是因为我的这个决定导致世界崩坏了我也绝不后悔!……诶话说你这是要走去哪儿啊我怎么感觉你越走越快了啊等等我啊……诶你别跑啊!不是你说的公主要注意形象不能在城堡里奔跑的吗!……哼!你以为你跑得出本剑圣的手掌心吗?……!哈哈!抓到你了!」

 

 

 

—6.— 

 

「你去做什么?」你看黄少天手搭在腰间别着的剑上,插着腰站在你面前。

 

 他刚跟你说想要去这次的出征。

 

 「当然是去讨伐他啊。」你知道黄少天指的他是敌军的头目,那个因为你的父亲曾让他受过屈辱就想除掉你让你父亲伤心的男人。

 

 「你不准去…。」你说。你心里有些慌乱,这很危险,而且再说,这件事情本来就是骑士长应该担的任务,跟他没关系。

 

 「你只要待在我身边就好。」他身为你的守护骑士只要负责在你身边保护好你的安全就好。然而你并没有把「保护我」说出来,只说了「待在我身边」,或者是故意就这么讲给他听。

 

 他要怎么想就怎么想吧。你心里说。你甚至有些希望他能往守护骑士的职责以外的方面想一想,对此说点或表达点什么,这样你藏起来的情感也许能得到一些慰藉。

 

 「唔嗯……也是喔。」黄少天说「毕竟是守护骑士的职责嘛,待在你身边保护你。」

 

 你莫名地有些失望。

 

 然后紧接着让你震惊到心跳几乎要骤停的是,下一刻他跟你说到。

 

 「那要是我说我想当骑士长呢?」

 

 「…什么?」

 

 「我说我想当骑士长。」

 

 你感觉自己的血液都冷凝了。

 

 「为什么?」你问道。声音很小,你怕你再大声一点就会让他听出你声音中早已经控制不住的发颤。「不是说…不当吗?」

 

 明明两个月前,还信誓旦旦地说只当守护骑士就好。

 

 黄少天是什么人。他可是能辩着风声就判断猎物的男人。即便是很小声,但理所当然的,他听清了你的问话。

 

 黄少天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很奇怪,有点别扭的神色慢慢浮现出来。他犹豫着张了两次口,却没说出什么来。你觉得不对劲,抬起从刚刚就低着的头去看他。在看到你抬头的一瞬间黄少天似乎又恢复了往常的模样。

 

「你还记得我以前就说过要做第一剑客吗?」他又如往常一样,扯开了话匣子。

 

 「我想了想,你看啊骑士长是全国人民都公认的强者不是?要是当上了骑士长也算是离我的目标又近了一步嘛!」

 

 他话说不停,给你感觉就好像刚刚的诡异的沉默不存在过似的。

 

 所以你就不要待在我身边了么?

 

 你心里想着。有种喘不上来的难受。

 

 几乎是在听了前几句后就没再往下听了,你怕你忍不住情绪掉眼泪。就留着他一个人在那儿说,连像往常一样时不时的回应都没有给他。

 

 明明之前还说不当的,什么啊。

 

 骗子。

 

 你有些恍惚,片刻后才发觉脸颊有些轻微的疼痛感。

 

 「嗨?你在听没有啦?」你听到他喊你「哇讲这么多你都不给我点反应的啊。所以到底怎样?」

 

 你看他一副心急的样子更加委屈了。一下没忍着眼泪就掉了出来。

 

 「听到啦听到啦!」颤抖的哭腔。你一下子重新抬起头瞪他。

 

 你眼里的泪珠子让黄少天一下子懵了。两三秒的时间他反应过来后,立刻手足无措起来。他慌忙地伸手背想去给你擦眼泪,抬了手才发现在手背上还戴着手甲,他又快速翻开手,用露在有着半截指套的黑色手套外面的指尖,给你抹眼泪。

 

 「别,别别哭啊!!」他手指动作很轻,语气中满是不知所措「呃…是不是我又说错了什么抱歉抱歉你知道我就是话不经脑就老往外蹦说了什么不对的你千万别往心里去啊你要是不想回话也没关系的我没有强求呃你知道我一个人也能说的…拜托我错了别哭别哭…」

 

 你听着黄少天语气中的无措,看他皱着眉眼里有着自责,一个劲地跟你承认错误哄你别哭。他温热的指尖还在你的脸上和眼角轻蹭,带上了你眼泪的湿润。

 

 你能不能从我的眼泪中触碰到我的情感呢?

 

 他动作越轻柔,你只觉得鼻子更酸。

 

 你以为黄少天不知道你为什么哭。

 

 毕竟守护骑士弄哭公主大罪啊?

 

 虽然也快不是了,守护骑士什么的。

 

 「你捏我脸疼。」你说。

 

 「诶不是因为我说了什么吗…?」他愣了一下「喔喔对不起对不起我以后再不捏你脸了…呃不是、我 轻点,好吗?抱歉我知道错了你别哭啦…乖……」

 

 你终究还是抵不过他放软了态度的道歉,冲他胡乱摆了摆手。「行了行了,我自己擦了啦。你这擦得我满脸都是泪痕了要。」

 

 黄少天看你拿出了手帕,收回了手。他把手背在身后,在你看不到的地方,触过你的脸给你擦过泪的食指和拇指轻轻地摩挲了几下。

 

 你擦了擦脸见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抬了抬下巴示意他说。

 

 「所以…我的愿望…可以吗?」黄少天小心翼翼的询问你。

 

 他还为此许了心愿? 这么多年了,你以为他早忘了三个心愿的承诺。

 

 「行行行,你去就去吧!」你咬咬牙,心里满是失落伤心和苦涩。

 

 「果然没听吧我说什么。」他轻声叹气。

 

 黄少天重新抬起手用拇指轻揉了几下你又开始有点泛红的眼角,说。

 

 「我是说,帮我铸一把剑吧。」

 

 「铭刻你祝福的剑,我将战无不胜。」

 

 黄少天冲你笑,露出尖尖的小虎牙。

 

 

 

曾经黄少天说过,只要你不愿意,也可以不满足他的愿望。

 

 可要你怎么拒绝?

 

 只是看着他对你笑,你就感觉能够把所有都给他。 

 

 

 

—7.— 

 

你请来最好的铸剑师,用最精致的铁银材料,和华美而尖锐锋利的水晶宝石。

 

 你几乎为它费尽了心血。

 

 它的刀刃晶莹剔透却又坚不可摧,将空中细细微光凝成耀眼的一抹蓝。

 

 它的剑身线条流畅而又气势夺人,把银与靛的颜色交错成奏鸣曲最动人的音律。

 

 它划开空气的声音像翠鸟飞掠溪水。

 

 剑光的轨迹是黑夜滑过的流星。

 

 

 

 剑圣在战场上永远冷静耐心地等待并抓住一切契机。

 

 取之谓「冰」。

 

 他最为喜爱并极力赞美过盛夏的润泽气息。

 

 取之谓「雨」。

 

 只愿你身披荣光战无不胜时,依旧铭记挚爱。

 

 

 当国王在全国人民面前将「冰雨」连同骑士长的勋章一同交予黄少天的时候,迎着全国人民的欢呼声,你只是默默地捂住发热的眼睛。

 

 「冰雨」铭刻的不只是祝福啊,还有你浓浓的爱恋。 

 

 

 

—8.—

 

 头微微一偏躲过敌人刺过来的利刃,身子没有改变任何调整地继续往前。黄少天向前跃起,在刀枪间借着落脚点,速度极快,几乎是没有人反应过来就被他从头上略过。

 

 黄少天在一众敌军惊恐的眼神和惊呼中,一脚将中央的敌军头目狠踹下马,身子一翻背稍弓,手持冰雨往跌下马的头目一斩。携着冰凉的风,剑气划成了一道半月。

 

 亏得那头目在翻下马的当下就向一旁侧过去身子,冰雨只是划过他的左臂流下深深的血痕。要是没有这样,即便是在刚落地时就做出反应,那也只能被冰雨斩成两半了。

 

 黄少天速度太快了。动作灵活敏捷,猎豹一般穿梭在央央敌军里。

 

 如今手持冰雨,黄少天就像一道光,直直刺入最深的黑暗里,迸发出撕裂一切的气魄。

 

 「哼就是你打我公主的主意啊?就这身手洗洗睡吧也不照照自己几斤几两!」黄少天嘴上不停手上也不停,挥着冰雨连刺带斩的又把那头目逼出去十几米。路上拦着的人和兵器全被他用利刃挑开。

 

 黄少天就这样,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跃进敌军里,又以锐不可当之势破开敌军内部。冰雨划过之处竟没有人敢上前。

 

 两三滴敌军的血液不经意间触在了他的指尖上。有些温热的感觉让黄少天几乎是下意识地想起了你的泪水。

 

 他皱起眉头,更加不爽了。

 

 黄少天当然知道你为什么哭。

 

 他知道你的思虑你的用心,还有你深深的爱恋。

 

 黄少天还知道,你仍不懂得他也如你一样深深爱恋着你这件事情。

 

 但那时候,他也还暂时不能说。

 

 所以他只能每天逗你开心,去捏你的脸摸你的头给你这些小小的藏起来的回应。但是似乎还是没法让你明白。

 

 最重要的是,黄少天觉得只是这样已经没法满足自己。

 

 「真的是」黄少天又斩倒两人,躲开敌军头目的刀,抬手用冰雨狠狠掀开。只听得长刀掉落在地上的铿锵声。

 

 在黄少天两个月前胜过前任骑士长之后,他知道他的机会终于到了。本想向着他想的方向继续进行,没想到中途出了岔子。那就是这个敌人。

 

 士兵们当然不会一五一十地将情况都告诉公主,当然你的父亲也不会告诉你,没有人会。

 

 但是黄少天知道。

 

 「就是你害的哼?偏偏这个时候冒出来还敢打她的主意…!」黄少天刺破头目的左脸,顺势要划开颈动脉,被挡一下了以后又迅速反手挑破了对方的右肩。冰雨划拉出去一段血珠子。

 

 士兵们和国王只会告诉你敌人会取你的性命,但黄少天知道不会仅仅只是这样。

 

 有很多的方法让一个人受到比失去性命更加痛苦的侮辱。

 

 黄少天本只求着快些见到这个人并除掉他,可当他无意间听到国王似乎有意停战或许还会言和的时候,终于还是克制不住了。

 

 黄少天表面上性格欢快但其实上一直能够保持冷静的心情审视局面。这也是他能够成为机会主义者的原因。

 

 然而这一次黄少天的心态算是失控了。

 

 所以黄少天脑子一热,去碰了原本在他计划里根本就不会存在的骑士长的职位。

 

 除掉他,只想亲手除掉他。

 

 自己如宝一样呵护着,辛辛苦苦克制着欲望保护着的你,别人不要说碰了。

 

 「连肖想都不要想。」他说着,一脚踩在躺倒在地上的头目的右肩上,冰雨指着对方的胸膛。

 

 「呵呵呵…咳…」对方却笑了起来「但是公主不会被认同下嫁给一介骑士…即便是骑士长也。」

 

 对方为什么会知道?当然是因为黄少天把心中全部一股脑都说了出来。

 

 克制太久的感情像满溢的洪水,而这个敌人的出现就是洪水冲破堤坝所需的随后一阵风。

 

 黄少天只想宣泄。

 

 反正这个人都要死,怎样说都无所谓了。

 

 「这简单啊,」黄少天一剑刺入对方的心脏「反正我本来也从没想过要以骑士的身份得到她。」

 

 冰雨抽离身体,带起血滴从刀刃上滑落,毫不沾染污秽的,晶莹剔透地凝着微蓝的光。 

 

 

 

—9.—

 

 在黄少天出征前,你去送他,他把你拉到一边。

 

 「别担心我没事的啦,你看本剑圣那么强对吧对吧?分分钟杀得敌人丢盔弃甲屁滚尿流跪下来喊我祖宗!」

 

 他揉你的头,把你精心打理过的头发弄乱。你那时心情复杂,什么都没说,只是盯着他不停地唇翘起的嘴角和露出一点的小虎牙发愣。

 

 黄少天从要你注意安全叨到记得一日三餐又叨到希望你能穿蓝色而不是绿色的裙子。

 

 「诶你穿黄色也行啊黄色也很好看的,暖暖的像太阳一样多好!」

 

 像太阳一样的是你吧。 你无奈,撇了撇嘴。

 

 「…呼。」黄少天深呼吸了一下,停下了刚刚叨不停的语句。他拍了一下你额头,示意你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你就抬头去看他。

 

 「我说,出征前,听一下我第三个心愿吧?」

 

 「行。」你像平时一样回答他。

 

 

 「我想要自由。」黄少天说。

 

 「当我回来的时候,就不当骑士或是骑士长了。」 

 

「我要剑圣的名号响彻大陆!」

 

 你看着黄少天灿烂的笑,望着你的眼里有你不明白为了什么的一份柔情。

 

 要是这份柔情是为了我就好了。你想着,也对他笑了笑。

 

 「行。」你几乎是不假思索的答应了。

 

 或是自他接过骑士长的勋章,你就已经祈祷着找个理由要他放下了。

 

 你还是不愿意看他日夜操劳,如日光般暖暖的笑容被冰凉的公文渐渐掩盖。

 

 要是他能一直笑着就好了,无忧无虑的,自由自在的。你想。

 

 即使是他将要离开你身边。

 

 你的果决让黄少天呆滞了一下。半晌,他伸出手,把你拉入他怀里。

 

 他似乎是怕铠甲会磕疼你,所以即便是想用力抱紧你却也还是克制了力气。

 

 你额头抵在黄少天胸口的银甲上,溢不出眼睛的泪水倒流回心里。 

 

 

 

—10.—

 

 迎接凯旋的骑士长是什么情景?大概就是现在这个样子吧。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黄少天帅气的外表和强大的实力太过俘获人心,还是人们真的只是为新骑士长的首战告捷而高兴。

 

 总之,你觉得今天的氛围比以往哪一次都沸腾而热情高涨。

 

 你可真厉害啊,黄少天。你无奈的笑笑,站在高处扶着栏杆看他。

 

 可惜啊,之后他就不再是你们的骑士长了。

 

 也不再是你的骑士了。

 

 你情绪低落,半瞌下眼。

 

 你看到黄少天扶了一把被人群挤出来的花店少女,几秒钟后少女慌慌张张跑回自己的店,挑了朵最大的玫瑰给他。

 

 黄少天笑得更灿烂了。

 

 黄少天你怎么这么能撩啊?!

 

 你既悲伤又愤懑,蹲下身子把头抵在栏杆上,紧皱着眉。

 

 突然,你听见此起彼伏的惊呼声,还夹杂着女性的尖叫。

 

 你抬头,迎着太阳光看见黄少天正从栏杆上翻下,站到了你面前。

 

 他随手摘下勋章,将他扔给你身后的前骑士长。

 

 然后在你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将手上的玫瑰别在你的发上,一把将你抱了起来。

 

 「!!」你吓蒙了,完全没有反应,只是静静由他抱着。

 

 然后黄少天又重新跃上栏杆,稳稳地站着。

 

 在人们都静静地注视你们的时候,黄少天开口。

 

 「抱歉啦!骑士和公主有没有人觉得坏了规矩的啊?有也没关系反正我之后就不再是骑士啦!也不能作你们的骑士长了喔!」

 

 「不接受任何反驳意见这可是国王公主前骑士长都同意了的啊!」

 

 ??国王和前骑士长?你懵。

 

 「而且剑圣的女人总比骑士的公主听起来要爽一点嘛不是。」他低头轻声对你说,然后眨了眨眼睛。 心跳停了一拍。

 

 「所以说!!」他重新抬头,冲又开始吵杂起来的人群大声说。

 

 

 

 「以剑圣的名义!」

 

 骑士?不。黄少天从来都是要以自己的名义得到你。

 

 「你们的公主,本剑圣带走啦!!」

 

 

 

 你刚开始不知道黄少天是怎样到达处在高处的你的身边的,现在你知道了。因为他正抱着你跃下栏杆。就借着城里拉起来的彩旗,连接用的绳索,屋檐,树枝,健步如飞。

 

 你被他稳稳地抱在怀里,头埋在他颈处。

 

 你只觉得吵的要死。 甚至几乎可以说是爆沸的人群,还有自己一千万分贝的心跳。

 

 有士兵想要去追你,被前骑士长伸手拦下了。前骑士长把勋章重新戴回胸口,向一旁的国王行了个礼。国王静静地注视着黄少天抱你离去的方向,只是点了点头。

 

 

 

 「喂,我说!」你在各种欢呼声和口哨声中听见黄少天喊你。

 

 「什么!」你喊回去。

 

 「我喜欢你。」黄少天说,笑得像太阳。

 

 你红了脸,张口道「听不清!」

 

 「我说!」黄少天提高了音量。

 

 「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

 

 你听着周围人有些放肆的调笑声,羞红着脸去捂黄少天的嘴。

 

 「知道啦知道啦!」你说。

 

 他拉下你的手,望着你的眼睛。

 

 「那你呢?也喜欢一下本剑圣呗。」

 

 「行啦。」你如往常一样的回答。

 

 「最喜欢你了。」 

 

 

 

—最后.—

 

 黄少天真的就满世界拉着你乱跑。

 

 但似乎不止你们的国家,别的地方也都认得你们。

 

 剑圣大大和他的小公主。

 

 人们总是毫不吝啬给予你们祝福。

 

 

 「话说你还真是会算呐,少天?」有一次闲聊,你们谈起那三个心愿,你这样跟他说,「三个心愿许得刚刚好。」

 

 「是吗?」黄少天回头看你,「我还觉得少了呢!诶呀我当初就应该说要个一百个心愿一千个心愿什么的,这样我就可以说……」

 

 你看着黄少天开始吧啦他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的心愿,噗一声笑出来。

 

 「喂喂,你都不知道满足的啊?」你笑。

 

 「嚯,满足我?」他忽然停下。

 

  黄少天突然靠近了你,将自己的额头贴在了你的额头上。你下意识想向后撤,但却发觉后脑勺被他用手抵住。

 

  你只得看着面前的他,感受他呼出来的气吹在你心尖尖上,痒得发麻。

 

 

 

 「想要满足我?心愿怎么够。」黄少天说。

 

 「用你来满足我吧。」 

 

 

—fin.—

评论(1)
热度(4)

© 锦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