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意丢东西的杂货间(๑•ี_เ•ี๑)电八梦舞天骄喵萝锦倩 基三情缘炮哥唐鹊 嘻嘻 自娱自乐慎戳入

[唐鹊 竹年]

(1)


  拖着满身的伤,回到堡中已经夜入五更。


  本打算天明再去向堡主回复任务,可想想却还是觉得如此拖沓不行。于是进门随意扯了块黑布将自己稍微遮了遮,也算是紧急处理了吧。


  我轻轻喘了口气,感觉脸上的面具实在是戴得难受。平日中不觉得有什么,毕竟也习惯了,但是一旦沾了血,就觉得黏腻得慌。


  然而,事实上沾上脸的血迹也只是一两滴。


  我知道是我心里的错觉,可却总是没有办法控制。


  或许师姐说得对,我可能并不适合做个唐门刺客。


  我只是恰巧出生在巴蜀,恰巧在离开父母逃亡时被唐门弟子发现,恰巧遇见了长老,恰巧被收进了唐门。


  仅此而已。


  不是说我的能力不行,说实话,其实我觉得我还可以,学习的时间很短,熟悉性很强,总的来说,并不比别的同门差到哪里去。就身体上倒是很适合干这一行。


  性格就不行了。


  师姐常说我性格太过软弱,作为一个刺客来说,有时会是致命的。说,如果没有我父母的那场祸事,我也许到现在就是个逆来顺受的瓜娃子。


  我没有说什么反驳的话。我到觉得师姐说得挺对。


  但是我倒是也没有想过要改变自己的性格。我觉得和气点挺好,对人和气点也不是坏事。也省得对外老是认为我们唐门全是一堆面具脸。


  再说,好歹我现在才13岁,不这么老成也可以的吧。


  也就想想,真的出任务我也是尽量板起脸来憋着话的。我可不想出去受了伤回来还得挨师姐的教训。


 


  胡思乱想间就到了唐家集。看着夜幕中散发着鬼魅光影的堡楼,我揉了揉眼睛。


  确定能把自己的伤盖好,我把黑布拉了一下,却把那些血迹已经干涸的小小刀伤扯开了,有些辣辣的感觉让我“嘶”地倒吸一口凉气。


  我整理了一下表情,正了正面具确定没有问题。


  看着前方高大的机关守卫,我迈步进了堡中。


=============


  总算是将任务交代完毕。我从大殿中退下,只想赶快回到屋里清洗睡觉。


  “唐鹊。”没走两步听到一旁有人在叫我的名字。


  真想一个浮光掠影走掉了。


  “师姐,你还没睡啊…”我当然没敢跑,万一明天被师姐逮起来教训就不好了。我停下脚步转过身回应她。


  师姐看着我,应该是吧,唐门女弟子的面具让我有些不确信她是不是真的在看我。她半晌动了动嘴,说到:“做得挺好,唐鹊。”


  “…啊…?”我有些没反应过来。我还以为是我太疲惫产生的幻觉。


  “夸你呢,就这反应?”师姐小小的哼笑了一声。


  “…嗯,谢谢师姐。”我反应过来,忍不住笑了笑。


  我本以为我们就要在这聊起来,却不想她竟然放我回去休息了。


  师姐说:“看你有些疲惫的样子,你还是先回去休息吧。事情不急,我明在跟你说。”说完朝另一个方向打算离开。


  有点小惊吓。我觉得师姐是一向不怎么会体谅人的感觉,虽然这么想,有些失礼。不过作为唐门刺客,她是十分优秀的。


  我应了声晚安也准备离开,忽的又听她叫住我。


  “听着唐鹊,以后不能将疲惫的样子展现出来,这也是我们身为唐门弟子的一个防备。人心险恶,别让别人有机可乘。”


  “不要让任何人看见你脆弱的一面。”


  你看,我就说她肯定不会专门过来夸我。


  我觉得有些心累。当然我知道师姐也是为了我好,毕竟她的心里也是一直有个疙瘩。


  我转头对她笑了笑,跟她再次道晚安:“嗯,我知道了……师姐,晚安。”然后掉头走掉了。


============


  回到屋里捣鼓了一下,总算是把自己弄进了澡房里。


  我抬起手臂看了看身上的伤,思考了一下还是没有泡进木桶里。从一旁拿过了毛巾细细清洗自己。


  小伤口都有些结痂了,感觉不到有多疼。


(2)


  自己将皮肤上凝固的血迹擦掉了,之后才发现伤口并没有想象中的多。


  染上血的地方传来的刺痛感,只是我心理作用的错觉罢了。


  我叹了口气,不知道是应该庆幸自己并没有伤得太多,还是应该悲哀我软弱的性格。


  木桶里的水静静地荡,我可以看到水中映出我微微皱着眉头的脸。


  “——啊,不想了。”我有点丧气地把脸猛的埋进水里,突然灌进耳朵的水流声勉勉强强是阻断了我开始有些混乱的思路。


  “呼…”我抬起头,抹了一把脸,把贴在眼睛前的刘海拨开。


  总之,先平静下来,休息去。明天再去找师姐问问什么事。


  至于我是不是适合当个刺客,总有一天我会有答案的。


  只是希望等到那一天,我没有对之前做过的事情而感到后悔的……


===========


  “唔……”我梦到唐家堡的竹林,竹叶随风声沙沙作响,摇晃摇晃,渐渐的摇摆成了波浪线,最后变成一片海洋。熊猫崽子咬着竹叶嚼着,在水里游啊游…


  “碰!”一声巨响直接就把我惊醒了。


  我坐起身子揉揉紧皱的眉头,稍稍睁开眼睛,在床上坐了一会才找回我的意识。


  发生了什么啊…我整个人有点楞。想了想还是起身带好面具。披了个外衣,伸手摸起枕头下边的匕首轻轻走向门口。


  手握着门把手仔细听了一会门口外面,似乎是没有什么声音了的样子,我小心地推开了门。


  突然眼前一闪而过一道银光,我下意识的抬起匕首猛的挥过去。


  “铮”的一声间我感觉有什么东西被我打飞了出去。手上被震得一麻。


  那是什么东西…!


  这一震把我残留的一点点睡意都震没了。我定身看了看刚刚那个东西飞出去的方向。


  只看见一个机关零件在地上滚了两滚,“乒”的倒在地上。


  呃……


  我觉得又是师姐在搞什么鬼。


  我抬头想看,却没见到那个熟悉的身影。相反的,看见了一个不认识的小女孩,看起来比我小的多。


  我开始有点紧张起来。一大早的防备会比较薄弱,看见一个不知道是敌是友的孩子…


  我暗暗地握紧了匕首,思考了一下我能在几步之内控制住她以及让她离开或让自己离开。


  小女孩也不能掉以轻心啊…。


  我看她并没有要开口的样子,也没有见她有动手的趋势。我刚想开口试图问问情况,却听到耳边传来一道风声。


  我下意识蹲下往旁边一滚,然后迅速起身瞄了一眼,那个小女孩仍站在原地。


  重新把大部分的注意力放在向我袭来的黑影上边,时不时注意这那个小女孩的举动。


  黑影一个扫腿踢了过来 ,我抬起左臂挡了一下,后知后觉想起左臂上有伤…接下那人一脚,我两步借着墙壁跳开了他的包围圈,摇晃了一下后站定。


  ……痛…我应该抬右手挡的……


  我不敢出声也不敢吸气,担心被对方看出破绽。只是不动声色地把有些颤抖的左手往身后藏了一下,稍微避开那两人的视线。


  还好到现在小女孩也没有要插手的意思。


  不过,我大概是知道袭击我的人是谁了。


  我真不认为这种训练有在一大早上就进行的必要。


  我在想应该怎么结束这一出,只见黑影又向我冲了过来。


  喔对没错,就是我师姐。


  见她上前我立马后退了几步,可还是没有躲过她的攻击。我想用匕首去挡,但是她下一秒就狠狠踹向我握着匕首的右手。


  “…!”右手传来的疼痛让我整个人一麻,但是反射神经却令我下意识握紧了匕首。


  接着我就感觉整个人被师姐踹了出去。


  我真想隐身走掉了…


  “…唔…”还是忍不住轻哼了一声,知道了是师姐,我也不想再憋得太过难受。酸痛感混着昨晚出任务的劳累感,我真想就这样躺着不起来了…


  还有一个原因是,我一下子不知道用哪只手撑着地起来。


(3)


  然而还是要起身的,身下压着刚刚被我撞翻在地的椅子,咯得我腰疼。


  我移动了一下胳膊,在脑海中对比了一下,曲起右臂用手肘撑起了身子。


  要是师姐再踩过来怎么办啊…我担心着,一边站直。


  我看见师姐刷地一下拉下了遮挡的黑布,丢在了地上。这是不是意味着就不用打了…打完了吧已经?


  “好了唐鹊,赶紧去洗漱干净,把衣服穿好。”我听师姐说到。


  真是天籁。我大大地松了一口气,没错,大大的,很不符合唐门作风。


  就是做给师姐看的。


  我抬步走回房间,随口就问到:“师姐,那个女孩子是?”并回头看了一眼从开始就站着没动过的女孩子。


  看起来完全没有打算出手帮我的样子…不过没有和师姐一起来袭击我,我已经是万幸了。


  “是你师妹。去洗漱吧,出来给你介绍。”


  啊师妹吗。我多看了两眼,确实身穿着暗色系的衣服。


  现在平静下来,我才仔细地看了一下。我看见她的脸,从始至终都没什么表情,眼神里却是透着一股傲气。


  我突然想到我最近一直在钻牛角尖的问题。


  现在看到她,我才意识到,或许这孩子就是个很适合做刺客的人呢,很有唐门的风范啊。


  讲不定比我厉害多了,哈哈。


===========


  重新回到房间里我感觉我整个人都快散架了…


“呼…”我倒回床上,把头埋进刚刚没有来得及整理的被子里。


  右手还是麻,但是总比左手好,左手不仅麻,还辣。我怀疑可能是昨天的伤口有些裂开。


  所以师姐到底是用了多大的力气踹那两脚?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


  “唉…还是快些收拾好吧。”我实在是很担心师姐一个嫌我慢动作把我屋子掀了啊…


  有些艰难的抬手想脱掉里衣,却突然发现自己的右手上还紧握着那把匕首。指尖有些发白,可能是因为手麻而没有注意到吧。


  我盯着自己的手沉默了一会。


============


  手指交叉在一起,轻轻活动着双手。我和师妹坐在桌子前面等待师姐准备的早餐。


  我开始还担心我会不会和师妹很难交流,但事实上并没有。师妹其实也并不是什么冷酷的人。而且毕竟也都还小。


  她告诉我她名字是唐九皖。


  简单的交换了名字,便开始随意聊了起来,意外的聊得上。


  随便扯了点唐家堡的东西,看着师姐准备得也差不多了。


  “师妹啊,你刚刚就没打算出手帮一下我吗?”


  我突然有点好奇,就问了一句。


  只听她唔了一声回答道:“如果师兄你在外面受了欺负找我帮忙,我倒是可以帮你。不过我看师姐教育你的话,我为什么要出手。”


  说倒是这个道理……但是,先不说师姐的教育方法,我应该也不会在外面被欺负吧…


  沉默了一下,我实在是找不到合适的说辞。于是转头看向师姐,她正端着早餐出来。


  一面吃着早餐,我知道肯定逃不过师姐的说教了。


  “唐鹊你今天起的是不是有点晚?”师姐问我。


  我不知道说啥,如果我说昨晚睡得晚,那她肯定会拿出唐门弟子都是这么吃苦耐劳不然怎么又做生意又接任务又做刺客委托的托词。


  我说了两次后就放弃了这个理由,我知道这个理由行不通啊。说真的,师姐你不能给我多一些的休息时间吗,我也还是个孩子啊。


  于是我说:“做了个好梦。”……我怎么觉得这个理由更不靠谱…


我看见一旁的师妹瞥了我一眼。


  “什么梦?”出乎意料的,师姐没有算盘否定这个理由。


  “嗯…忘记了…”惊慌。


  “唐鹊,看到过听到过的东西要牢牢记住,这也是成为刺客的一大要求。”师姐说。


  没想到她会这么说,我在心里叹了口气。但是试问谁会去记梦里的事情?况且梦本来就很难记住。


  “嗯,我知道了。”我应到。我当然知道师姐不单指梦。


评论

© 锦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