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意丢东西的杂货间(๑•ี_เ•ี๑)电八梦舞天骄喵萝锦倩 基三情缘炮哥唐鹊 嘻嘻 自娱自乐慎戳入

[唐鹊 双年](序)



  师姐依旧没回来。

  唐门的天有些阴沉,天空落着细细小雨,日出也悄呼呼的,不知不觉。直到明白了时间才晓得原来已经是天亮了。

  “师兄。”我听见师妹喊我。跟她打了个招呼,我问她要不要一块跟我坐下。她便把手上的机关翼收了起来,坐到我旁边。

  “师兄你坐在这种地方做什么?”师妹问我。其实她应该知道个大概的,我想。

  我不知道要不要说出我的担心,不过即便是我不说,师妹也应该早就察觉了。

  “试试能不能看到师姐回来。”我还是实话实说。有点担心这样说完会把气氛弄得太沉,我又说:“顺便也想看看天,想着如果放晴的话就能见到日出。

  唐门的日出还是很好看的。”

  虽说是缓解气氛的话,但其实也不假。我是想着天空能够放晴的话是最好了,虽然这样不代表能有什么好事会发生,但是至少给人一种舒服放松的心理暗示。

  且唐门的日出的确好看。我是很喜欢的。俊挺的竹子间缭绕住云雾,在暗蓝的天空下是显出墨一般的青苍色。星星点点未落的唐家堡的灯火,穿插进其间的晨曦里温度不高的第一缕日光。

  可惜,现在想想,才觉得我已经似乎很久没有看到了。

  “师妹去看过这里的日出了吗?”我问她。不是问见过,唐家弟子当然都见过。况且大家一向起早训练,说没见过日出的,如果师姐在,那种人估计要被说死的。

  “嗯。”师妹回答。她是明白我的意思的,我看她的眼神就知道了。是跟我一样会静静看着远处,想着些什么的那种神情。

  她望着那边的竹林,开口轻轻的说了一句:

  “只是好久都没有看过了,日出。”

  看起来是在自己喃喃的样子。

  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我也没有问。把目光重新放回底下不远处那片茂密的竹林,我们都没有说话,就是静静地自己坐着,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


  又过了三天,天已经放晴了。

  我们总算是等到了师姐回来,不过不是人,只是以前几乎每天都看到的,师姐的面具。

  从大师兄手里接下面具我和师妹对视了一眼,相继无言。

  其实早就想到师姐大概是不回来了。不回来了吧。

  盯着手中的面具,突然感到心里有些空落落的。


  我带着师姐的面具去了我们平时训练的竹林里,把它绑在了林中石桌旁的一枝竹子上。

  “要是找不到了怎么办啊?”师妹看着我把面具就这样绑在那里,问我道。

  “有缘再见吧。”我说。

  看着面具在竹林间闪着有点暗蓝的光。我想着要不要说点什么打破沉默,然后就听到师妹说话了。

  “师兄,对你来说师姐是什么人?”

  没想到师妹会问我这个问题,我没怎么想,就说:“大概是老师吧。”还有母亲。

  其实母亲是我第一个想到的,但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我没有说出来。

  “那师妹觉得呢?”我把问题重新抛回去给她。

  “像母亲。”她毫不犹豫地说。

  母亲啊……

 

  突然觉得放松了。在师姐不在的时间里我突然萌生出一个念头。现在师姐回来了,这个念头倒是越涨越大了。

  “我想出去走走。”

  “去吧。”师妹看了我一眼,说,“什么时候回来?”

  我知道她明白了我的意思。

  我想了想。

  “两年吧。”我说。


评论

© 锦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