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意丢东西的杂货间(๑•ี_เ•ี๑)电八梦舞天骄喵萝锦倩 基三情缘炮哥唐鹊 嘻嘻 自娱自乐慎戳入

[唐鹊 双年][三娘颜茗]

(1)

  小雨中的扬州别有一般趣味。 

  扬州的雨和唐门的不一样。唐门的雨是清凉凉,一线一线的,像针,从唐家堡的尖尖屋檐中,片片青竹叶遮盖的缝隙中穿下来,有一种贯穿和锐利的感觉。扬州小雨细密密的,像轻烟像雾,就只是笼着,吹在城墙的红砖也没有声音,又隐隐给红上更添一抹淡淡的亮意。

  我几乎感觉不到雨落在身上的触觉,只在渐渐变得有些潮湿的露出的皮肤上觉察到一些凉意。丝丝清凉让人感觉很是舒服,头脑也跟着清醒不少,身体很自然的能够放松下来。

  我慢慢悠悠地走,随意地看周边的东西。

  小商贩都没有走,因为是支着伞的,一点小雨并无什么大碍。一旁有人叫卖糖葫芦,前头那边有笛声,估摸着是卖丝竹乐器的,我看那边一只只青棕色的竹笛在一边儿用布条挂起来。

  “小朋友要不要一些糖啊?”沙哑的声音,一个老婆婆叫住我。她笑着问我,我看见她的伞下是切成方格状的一块块米糖。

  我点点头。然后看着小木桌上的糖,觉得应该不剩多少了。

  “给我全部吧。”我说。

  那婆婆笑了两声给我把糖包起来:“这糖是能放得一段时间的,你可不要因为馋嘴一下子吃多了喔,对牙齿不好啊…”

  我嗯了一下,想着这也没多少啊,但当接过包好的糖后感觉比我想象中的要重上一些……

  “谢谢婆婆。雨可能要下大的。”把钱给了婆婆后,我跟她说。

  她收拾收拾小木桌回答我:“诶,我这也就回去了。谢谢你咯小朋友”

  我跟她道了别便也走开了。

  边吃着糖边往前走。吃了几块后我才发现,可能确实是买的有点多了……沉默了一会,看了看手里一整包米糖,我还是重新把它包了起来抱着。 

  刚刚说的不假,我看天是要下大了的。但路上却有些行人仍不露急色,倒也是,谁会对这么温和的雨起疑色呢?

  我想了想还是找个地方避避的好。到处张望了一下,前面不远处应该是有个客栈,我加快了脚步过去。

  刚近了就听得门前有人唤道:“客官得不进来坐坐吗?”随声看去是个面带笑容的年轻女子。棕色的头发在后颈用黑色的布条扎了一扎。轻垂到腰间。“雨可是要大了哟!”她冲我摆手。

  其实纵使雨不大我也要找个地方落脚的。

  我进了客栈就在靠门一边的桌子那坐下,这里能够看到大敞的门外雨打扬州的模样。

  “看起来是唐门的弟子吧,小哥你。”她走过来跟我说,“要点小酒不?”

  我摇头拒绝。看来她应该是这里的老板娘了。

  “那清茶要得不?”她又问。

  我应了声麻烦了。糖吃得有些多,我想喝点茶水会舒服一些。况且一时半会儿是不走了的。外边雨已经开始下大了。路人都急促了起来。

  老板娘说了句等会儿,便转身去了后边拿茶叶。

  我只盯得外面雨一会,老板娘就回来了。这时候陆陆续续的又进来了几个避雨的客人。

  她手上端了茶壶和一只碗:“茶是刚泡的,一两分钟后再倒吧。”说着咯嗒一声将东西放在我面前。她对着我放在桌上给她的钱笑了两声,只伸手从其中摸去些散乱的铜币。

“一壶小茶而已,用不得这么多的。”跟我说了句慢用,她便去招呼其他客人了。

  我坐在椅子上一边听雨声和客人们说话的声音,一边思考着接下来往哪一面去,顺便是等上泡茶的一两分钟。

  我想着往昆仑那边去的。是想去看看那一带的冰雪,感觉十分新奇,唐门在巴蜀上,是没有下雪的。

  自己倒了茶端在手里慢慢喝,清清的茶香味中带着点甘甜。我觉得就这茶,老板娘多收点钱也是可以的。

  老板娘转回来我这里了。应该是她见我带了行囊的样,便说是楼上还有空房,问我要不要一间。“我这条件都好的,而且便宜。”老板娘说。我点头应了,就拿了东西起身跟她上楼去。

(2)

  跟着上了二楼后,老板娘让我收拾自己的东西,就从房门退出去了。

  房间不很大,打理得简单整洁,放着床、木桌子,和放衣服行李的柜子。柜子上贴心的配了把锁头,钥匙就插在锁头里,给客人拿了用。床上叠着整齐的被褥,窗边摆着装饰的花瓶。

  我在房间里慢悠悠地转了遍,抬头看了房梁,又去推开窗检查外边。确认没有什么别的东西后,我将行囊搁在了桌上。

  并不用怎么特意收拾,我出来本来也就没有带什么东西。盘缠收在腰包里,行囊里就是一些衣服。

  这么说起来我全身上下能值点钱的也就是腰后的千机匣了。倒是安全。我忍不住自己轻轻笑了两声。

评论

© 锦倩 | Powered by LOFTER